FC2ブログ
2018年09月/ 08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月

--年--月--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2006年12月15日(金)

[存] 【西游同人】 断红尘

佛曰:“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红尘千丈里,望眼欲穿处,白衣渺渺,如来拈花一笑,众生颠倒。

【More・・・】








山,奇耸而突兀,云雾渺渺。茫茫中有碧草晨露,鸟鸣虫扰。

悟空说:“此山峰如刀削,荒芜百草,必有妖物。

八戒说:“茫茫仙山,必有女仙。”

沙僧与白龙皆静默不语。

我抬头望了望如剑鞘般的高山,仅是双掌合十,佛由心生。

一百年,两百年……还是五百年。

我还是金蝉子,他还是齐天。

如来忘情弃爱,观音悲悯人间。

九九八十一难,最后功得圆满。


悟空腾空一跃,劲斗云绕于履底。琥珀色的眼里恭敬而卑微,杏黄色的身影朝我一躬,道:“师父,莫要离开此处。俺老孙去去就回。”

一个劲斗,十万八千。距离南海还是太远。

我不下千遍地对自己说,他只是悟空,不是齐天。

齐天,齐天,早死在五百年前。

不是忘情弃爱,不是悲悯人间,是消失不见。

天蓬元帅,卷帘将军,小白龙。

为何只有我,金蝉子记得当年的齐天?


女妖说:“师傅,妾身住在不远处。”

八戒说:“姐姐,我跟你回家。”

沙僧说:“山中荒芜,何来女施主?”

白马低头,刨出一块土。

我仅是双眼一眯,躬身问道:“女施主,可否借宿?”

女妖盈盈一笑,美艳不可方物。

八戒说:“师父好主意!”

沙僧说:“大师兄有交代!”

我知识回头问了句:“天蓬,卷帘,可记得齐天?”

八戒,沙僧皆茫然,反问:“谁是天蓬?谁是卷帘?谁又是齐天?”

只见女妖一个趔趄,脸上愁喜未明。

原来她也识得齐天。


茅舍竹篱,乡野美人。
袅袅炊烟,素手调羹,小桥质朴,有泉叮咚。
木桌藤椅,油灯画轴。

女妖说,师傅好生可口。

我不惧反笑,问道:“你又是何苦?悟空已非昔日的齐天。”

女妖大震,丽容清泪,双眸迷离,朝我一跪,道:“金蝉子法眼万千。小女本是蟠桃树仙,只因五百年前匆匆一见,便是沧海桑田,今世永远。”

红线错搭,纠缠百年。

五百年前蟠桃园中的杏色衣衫的嘻嘻少年,心生爱慕的蟠桃女仙。

少年轻轻跃上她的柔荑,她的枝梢,连芳心都快跳出胸膛。

少年痞痞一笑,动作甚是轻柔。折下她结出的一颗蟠桃,吃得一阵欢喜。

却让蟠桃女仙芳心暗许,匆匆百年。

女仙披发跣足,哭声不止,声音嘶哑:“悟空,悟空,只求得一面缘。”

我叹女仙太痴,又问如何才能忘情弃爱,挥泪斩情丝?

待我回神,女仙已是双目充血,凶相煞人,指尖泛着荧荧绿光。

只听一人大喝,金箍棒下,芳魂佳人。

女仙裂目流血,笑容幸福。

悟空,悟空,只求一面缘。


我回头看到了金箍下的悟空,依旧眉目飞扬,削鼻薄唇。琥珀色泽的眸子里却是一片冷情。

至少我还记得当初的齐天。






一路又是匆匆。桥也路过,山也越过。

一个南海,一个西天,到底有多远?

五百年前的齐天,五百年后的悟空。

是五指山压断了红尘万千。

观音说,金蝉子,我带你去看齐天。

五指山下,奄奄一息的少年。

观音面容清冷如莲,柳叶眉目,眉间一点朱砂殷红似血。

原来你已不爱齐天。

影影白袍,渺渺众生。你要我如何爱齐天?

五指山下,观音流泪成血。

南海缥缈中,茫茫紫竹林,只剩下悲悯人间。
还记得那个石猴顽皮。

观音男生女相,脸如莲萼。

“姐姐张得像朵大白莲。”

“泼猴无礼!观音乃男身。”

观音浅浅一笑,万千朵芙蕖盛开。


一闭眼,已是五百年。

悟空睁眼,我却再也看不到齐天。

接着是天蓬,卷帘。

谁也不记得齐天。


我却带着金蝉子的记忆,一年又一年。

常常想起,极乐殿里。白衫清冷,拈花一笑,众生颠倒。

忘情弃爱,封印齐天。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而我,只是影影绰绰白袍中的金蝉子。

如来玉臂一伸,说,金蝉子,你与齐天去凡界续一场师徒缘。

我默默伏首。

如来,如来,你我何时再续前缘?

你要我上天,我决不会入地。你要我辗转红尘,我也决无二言。

只愿生生世世只记得拈花一笑,众生颠倒。

然后遇到了齐天,天蓬和卷帘。

只有金蝉子,没有过忘川……..



八戒篇



人市喧嚣,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从天竺到西天,还有多远。

当她笑吟吟地一箭射落我的法帽,我便知道,玉兔小仙。

她撒娇,她演戏,她说生生世世要与我一起。

我仍是涩然一笑,为什么总要我全部看破?


我说,玉兔,你眼里只有天蓬又何必欺骗自己?

玉兔泪光盈盈,绞衣抿唇。

她说,五百年前。

天蓬长身玉立,青衫磊落。

吴刚英姿勃发,气宇轩昂。

广寒宫中的小小玉兔,爱上了儒雅翩翩的天蓬上仙。

天蓬的眼里却只有吴刚。

只见红衣飞扬,青衫如墨,煞旁人。

玉兔妒火中生,陷害天蓬。

调戏嫦娥,如此罪名。

玉帝一怒之下,被贬凡间。

八戒却不再是天蓬。

翩翩浊世佳公子已成永远。

只余吴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广寒宫,桂花树下痴痴的等待。砍不断的桂花树,扯不断的情丝纠缠。

没有了丰神俊朗的天蓬,没有了与君共醉的时刻。

凡间只有一个八戒,贪婪,目光狭隘。


我双掌合十,细目慈悲。

我说,玉兔,玉兔,今世的八戒便是昔日的天蓬上仙。

玉兔抬头,惊诧万分。

我说,玉兔,你还爱得了今天的天蓬么?


匆匆五百年,天上人间。

到底是谁和谁这场永无休止的追逐游戏。

当悟空不是齐天,天蓬成了八戒。

世间辗转,红尘千丈。

玉兔,玉兔,你可知错?


玉兔早已跪倒在地,长裙迤逦。
她掩面痛哭,悔不当初。

我却知道,今世的八戒独爱红装美人。

我却知道,那高家小姐,眉目之间隐隐若现,是那个飒飒英姿的吴刚。



长夜入我梦,我梦见了九天之上,广寒宫中,桂花树下。一人红衣飞扬,一人青衫如墨,举杯相醉。

待君归来时,共饮长生酒。





沙僧篇



遇见沙僧时,是在流沙河边。

他虎目髯须,却已是破烂衣衫。

琉璃灯碎,英雄末路。

我差点不识他,卷帘将军。

酱紫披风,双目似电,跨马奔驰,百步穿杨。

曾是天宫的传奇,曾统领千军,指挥若定。

如今却是破布褴衫,面容憔悴。

只余那双虎目,似有旧识之感

美人迟暮,英雄末路。

卷起滔滔黄浪的流沙河,卷不走心酸悲痛。

错爱一人,便是万劫不复。


我走近,问他,你是谁?

沙僧茫然地望着我,眼神空洞。

我铺上宣纸,沾了朱砂,轻轻数笔,勾勒出一人仙风道骨,面若冠玉。

沙僧眼睛倏地一亮,指着画,咿咿呀呀地乱叫。

我却撕了宣纸,抛上天际。

沙僧去抢,已是支离破碎。

他虎目似哭似怒,双手上前,已紧勒住我的脖颈。

我淡淡一笑,想对他说,何苦?

琉璃灯不过是一个借口。

他早有杀你之心,若不是心软的王母。


下一秒,沙僧已被悟空打昏在地。

悟空受执金箍棒问我,画中之人是谁?

我轻叹一声,是玉帝。


卷帘将军,本是质朴是乡野之子。

因为惊鸿一瞥,便立志为他守四方安定。

为他成仙,为他堕凡间。

却换来自古帝王,君心难测。

功高震主,百骨皆枯。


流沙河畔,那个痴痴傻傻的河妖。
只记得一人,便是九天灵霄殿中的玉帝。


我朝观音一拜,求菩萨让卷帘忘却。

观音清清莲容,寡寡清欲的凤目一闭,再见时,卷帘已是沙僧。


忘却了前尘往事,却不改耿耿忠心。

我心下涩然,玉帝,玉帝,你如何下得了手。

昔日的举联,如今的沙僧,无爱有情。

手足之情,师徒之情。

独独心破了一个洞。

被遗忘的恰恰是最刻骨的爱情…….




悟空和观音



那一夜,朗月清清,扶疏竹影

荒草破庙,师徒四人。
我又梦见了齐天。他玄色披风,黄金铠甲,笑声朗朗,睥睨天下。

那才是真正的齐天,他傲然立于山巅,衣衫猎猎,霸气天成。

他说,天不入我眼,我反天。地不入我眼,我闹地府。玉帝不入我眼,我掀了灵霄殿!

只记得旌旗十万,锣鼓喧天,一人独步天地间。

金箍棒所到之处,所向披靡。

十万天兵,四大魔将,乾坤哪吒,宝塔李靖。

谁也阻不了齐天的脚步。


灵霄殿乱成一片,转眼,玉帝歪了金冠,跌倒在地。

齐天手执金箍,直指玉帝,一字一句地问:“我的莲生在何处?”

玉帝淡淡一笑,满是鄙夷,回答道:“天下之间只有观音,何来莲生?”

齐天巨震,一把扯住玉帝的衣领,嚷道:“还我莲生,还我莲生!”声音愈渐沙哑。

玉帝冷笑:“你不回头,莲生何处?”


一人白衣清冷,柳眉莲容,朱唇皓齿。不食人间烟火。

齐天回头,他的莲生已经成佛。

犹记紫竹林中相遇,痞气少年,清冷佳人。
原来一切恍然若梦。

当齐天还是妖猴,当莲生还未成佛。


观音一手结印,一手执瓶。依旧是灼灼芙蓉面,清清莲子心。

细目一张却是大彻大悟,大慈大悲。

他的莲生已经是众生的南海观世音。


齐天上前,连连失声:“莲生?”

观音慈目一闭,道:“齐天,你魔由心生。快快罢手!”

齐天仰天大笑,天翻地覆。

他说,既然莲生成佛,就让齐天成魔。
魔与佛,才能纠缠不休。


一梦醒,悟空倚着金箍坐到了窗边。

窗外,树影重重。
仿佛中有人如莲般清净立于中庭。

前世的齐天已被抽离了气魄。

今生的悟空已经不知莲生为何人。


偶尔问我,南海有多远?

有多远?一段尘缘,一个轮回。

这就是从这里到南海的距离。





金蝉子(唐僧)篇




大路迢迢,西天长路漫漫。

路过一地,却见一群被士兵押走的小沙弥。

小沙弥麻衣粗布,见我四人,跪倒在地。

小沙弥说:“圣僧,请救救师父。”

一阵风起,卷起黄沙漫天。

小沙弥被士兵押走,呼声在耳“圣僧,请救救师父。”

一时恍惚,究竟多少年?

一千年,两千年…….

如来说,金蝉,金蝉,此花开尽便是花期了。

我低头一看,是株荼蘼。

我淡笑,荼蘼开尽,只余下开在前世的彼岸花。

彼岸花,艳红如殇。

一路开尽。开过忘川,开过奈何,开不尽前世的寂寞。

不过忘川的金蝉子,在今生遇见了来世。

我的来世,那个粗布麻衣的小沙弥。

原来,金蝉也会转世……


祭赛国,金光寺。

油灯明明灭灭,宝塔内蛛网满结。

我刚刚清扫了一地的尘埃,悟空手执油灯,为我探路。

想起了那个苦求的小沙弥,那些被押走的和尚。

我见到了小沙弥的师父,垂垂老诶,却依旧眉目清晰。

我震惊于眼前的老僧。

长眉细目,却佛光大盛。

他睁眼,是大海汪洋。

他说,短短人间六十载,金蝉,我终于等到你。

我一个不稳,险些跌倒。

迦叶,为什么会是你?

迦叶苦笑,那日灵山之巅,金蝉只记得如来,又怎么会识得迦叶?

我忽然想起,迦叶白衣缥缈,如来拈花,迦叶倾城一笑,众生颠倒。

迦叶说,西天,你我错过一笑。凡间,你我横阻了岁月流年。

迦叶闭眼,小沙弥哭泣不止。

他说,师父,师父,你答应要带我去灵山。

师父,师父,你说过彼岸花开。

师父,师父,不要丢下我……..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宝塔内,油灯下,金蝉子泪流满面。

一次错过,便是永远。

彼岸花开在彼岸,花不见叶,叶不见花。





牛魔王篇~~~~




在很久以前,我叫阿牛。

或许同父辈一样,被屠杀于高高的祭坛,或驮重物和拉车。

人们说,纣王暴政。

我不懂。

人们说,朝歌李靖。

我也不懂。

我仅是一头牛。

那一次,不知发生了什么动乱。我只知道,有人要杀我。

做为一只畜生,是不是应该顺从命运?

不甘心…..不甘心….

我踹翻来人,跑了。


一只牛,其实无论到那里。命运还不是一样。

我的愿望其实很小,一把青草,一池清水。

虽然命贱,我也想好好地活着。

活着看朝起夕落,看星辰斗转,红霞满天。


我一路狂奔,撞翻了一切阻拦我的东西。

有人大喊,快杀了那头疯牛!

是的,我疯了。

一只不懂得顺从命运的牛。


不知不觉,跑远了。

身上也都挂了彩。

那一刻,我以为海角天涯。


滔滔的白浪轻拍着礁石。

脚下的沙砾细小而柔软。

大海中沐浴着一个孩子。

莲藕般的双臂,莲花般的容颜。


那一刻,我迷醉在这一切不曾见过的景色中。

那个孩子笑声清脆悦耳,正玩得不亦乐乎。


突然,骇浪卷起,水中跃出一条狂龙。

那龙身银鳞耀眼,一双犄角尖锐。

狂龙一个圈身,勒住了那个孩子的身子。


那一刻,有一条线在脑子里断了。

我想我的确疯了。

就这样不顾一切地冲上去。

我想救那个孩子。

就像我生命中最后一次的绚丽。

我想守住那份美好。


一只牛怎么跟龙斗?

一只牛又如何去面对滚滚的大浪?


天旋地暗,我陷入了一片暗。

耳畔传来嘤咛的哭声。

“阿牛,阿牛,你醒醒…..”


醒来后,看见那个莲花般的孩子。

他搂紧了我的脖子。

热气和眼泪都扑在我的皮毛中。

那个孩子,叫哪吒。


我想,阿牛这一辈子就只记得一个名字。


哪吒常常搂着我,亲热地叫个不停。

他说,阿牛,阿牛。

偶尔会蹙起眉头。

对我说,爹爹不喜欢我。

还是嬉嬉一笑,骑到我的背上。

他说,阿牛,阿牛,你要是会说话可好?

是啊,我只是一头牛。

不懂得人情世故,风花雪月。

我只是一只可以听你说话的牛而已。


到后来,我才知道什么叫东窗事发。

哪吒剥了龙筋已身犯死罪。


那一天,哪吒搂了我,哭了。

他说,阿牛,阿牛,我不怕死。我只怕死了之后。母亲会难过。

我张张嘴,吐不出一句话来。

哪吒,如果可以。阿牛能不能代你死?


听到他自尽的消息,我觉得天都塌了。

哪吒,黄泉碧落,你叫阿牛去何处寻你?

过了忘川,你还记不记得阿牛?


偶然间听闻,畜生也可以修炼成精幻化人形。

偶然间听得,若是有了法力,还可以上天入地。

哪吒,如果阿牛真的有这么一天。

我定会上穷碧落下黄泉地去寻你。

你就算轮回辗转,我也要在这芸芸众生中将你寻到。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

哪吒,等着我。


其它的牛笑我,一只牛怎么可以妄想?

是啊,做为一只牛,我实在是太贪心了。

我希望我可以变成人,可以同哪吒说话。

还有,就是找到他………


一次次吐血,一次次走火入魔。

修行的道路远不我想像中的要艰辛。

我甚至,……….变得嗜血。


阿牛不怕天打雷劈,阿牛不怕天诛地灭。

阿牛只怕你不再认我。

哪吒…….

又一次在撕碎了一只羊后昏倒。

醒来的时候,罗帐红毯。

眼前立了一位美貌的女子。

铁扇公主………


铁扇说,我可以助你成功,我可以让你拥有一切。但是你必须成为我的驸马。

她轻轻一笑,势在必得。

我的确无法拒绝。

只是,我的心再也装不下其他。


我真的拥有了一切,却也成家立业。

我不再是阿牛。

我是盘踞一方的霸主,牛魔王。


那一年,我遇见了齐天。

他是身上闪耀着我永远得不到的东西。

如炽日骄阳。

我与他歃血为盟,手足兄弟。


我对齐天说,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丢了。

齐天说,上天入地,没有问题。

地府匆匆,生死簿上早没有哪吒。

哪吒,哪吒,你究竟在哪?


后来才知道,我是那个误闯仙洞的农夫或隐于桃花源中的逃民。

火焰山外,早已沧海桑田。

哪吒莲花重生,早已位列仙班。


又是一重轮回,逃不出宿命的大手。

那一年,我是不会说话的阿牛,他是朝歌李靖的儿子。

这一次,我是地上无恶不作的妖孽,他是斩妖除魔的神仙。

本来,就如同云泥,我追了千年,他却离我更加遥远。

一切,是我太天真……..

阿牛已经是双手染血,不折手段的牛魔王。

哪吒却是三头六臂,圣洁的莲花童子。

一切都回不去……

我还记得他搂着我脖颈的温度。

我还记得他骑上我健硕的后背。

哪吒………..


次年,铁扇为我诞下一子。

儿子喜红,乳名红孩儿。

常常舞着长枪,着一件艳红的肚兜。

竟有几分颇似昔日的哪吒……..


那一年,火焰山燃起熊熊大火。

那一年,我认识了玉面狐狸。

那一年,我自认为与铁扇的缘分已尽,

那一年,吾儿已不在身边。


我常常在玉面面前出神。

那狐狸小妖精笑得贼兮。

她说,牛大哥,莫恼嫂嫂,回去吧。

我摇摇头,说,玉面你不懂。

玉面笑道,牛大哥心总似游离,若我是嫂嫂早恼了。


后来的后来,听闻吾儿被擒,玉面被杀。

我已经不再是那只不安天命的阿牛。

我是叱咤风云的牛魔王。


可是,悟空真的是齐天么?

我不信,我不信!

齐天,你的莲生在何处?

悟空确实似齐天,却又不是齐天。

我却狂怒,玉面善良从不害人,怎可任其斩杀?

那个中土来的和尚对我说。

玉面注定了为西天之路牺牲。


但,我不懂。

难道小妖的性命就如蝼蚁,如尘土?

就像当初阿牛就是为了拉车或祭祀而生的一样?


我却没想到还会遇到他,哪吒。

那个我决心要上穷碧落下黄泉去寻找的孩子。


他目若点漆,红莲环绕,祥云瑞气。

而我污浊不堪,目已赤红。


一切,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就算命运的轨道有所交集。

到最后也会,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

阿牛与哪吒,永远也不能站在同一个高度。

就算我逆天损命,也换不来半点相距。

哪吒………………


想了千百年的容颜近在眼前。

想了千百年的再见面竟会如此不堪。


哪吒脚踏风火轮,身背乾坤圈。

清吒一声:“妖孽!还不交出芭蕉扇!”


我闭了眼,哪吒,哪吒,事隔前年,已不识我。


乾坤圈撞上我的犄角,我的额头。

我又想起了当初。

哪吒搂着我,说,阿牛,阿牛。


火箭枪刺破我的皮毛。

我仿佛又看见在我怀中安眠的莲花容颜。


心,碎了一回,又裂了一次。

哪吒

在你消失之时,在你出现之后。


哪吒,请用你圣洁的双手亲自打死这头污浊的蛮牛。


血,浓烈如初。

模糊了我的视野。

我只听见一声肝肠寸断的“住手!”

喊出了杜鹃啼血的悲鸣。


铁扇千金之躯盈盈拜倒,双手高高地捧起芭蕉扇。

铁扇,铁扇,为何如此?

我是痴傻的蛮牛,不解风情的丈夫。

你却是高高在上,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主。


铁扇清泪满面,咬唇叩首。

“芭蕉扇在此,请放过吾夫。”


铁扇,是我负你良多。


西方似有瑞云腾升,只见一人白衫清冷,柳叶眉目。

脚踏莲座,手执净瓶。

睁眼大慈大悲。


莲生!为什么会是莲生?

回头再看看悟空,杏黄衣衫依旧耀眼。

眼里却不再溢满光彩。


莲生与齐天已成陌路……

那么阿牛和哪吒又是什么?


南海大慈大悲的观世音,原来吾儿已成佛相伴左右。

芭蕉扇,扇灭了火焰山的百年大火。

也扇灭了阿牛的所有梦境。


如果可以,我想会一次东海,回一次朝歌。

有人告诉我,世上再没有朝歌。

只余东海年复一年的咆哮怒吼。


从此,世上再也没有苦苦追寻的阿牛。

只有地上那个如蝼蚁般苟活的牛魔王。


哪吒……….不过忘川,你已不识我。


我回头,铁扇在不远处等我。

世上还有一个人。

阿牛不能再对不起。


哪吒……….

等了千年,寻了千年,盼了千年。

不是上穷碧落下黄泉。

不是两处茫茫皆不见。



是明明活生生地就在眼前。

却要含泪错身而过。








左三步,右三步,我伸了伸前蹄。

左三圈,右三圈,甩了甩尾巴。

今天,有点烦躁。


他似乎发现了我的情绪,俯下身来抚摸我的鬃毛。又开始了一天的絮絮叨叨。

婆妈的和尚!

娘娘腔的和尚!

我无声地控诉着,如果我还是三太子。

唉!

叹了口气,往事不想重提!

在加一条

小心眼的和尚!


我转头看了看悟空,他似乎并不在意。

侧过头看了看八戒。他!他!他居然又在到处拈花惹草!

瞟一眼木钠的沙僧,棺材脸依旧。

还有我悲伤那个从早上开始就唠叨个不停的人

人生真是无趣……..


踢了踢前蹄,这种被人骑的屈辱我似乎也不那么在意了。

东海……..

似乎已经很遥远了。


偶尔也会想起

年少的记忆。


从前有一个地方叫东海,那里有数不尽的珍珠与珊瑚。

还白沙碧浪,有虾兵蟹将,有金碧辉煌的龙宫。

从前有一个老龙王,他有一个小儿子叫龙小三。

龙小三有一个撸鼻涕的好朋友叫小虫子。

哎呦,我踢到一块石头。

你问我接下去呢?


那好吧,告诉你!

龙小三和小虫子很好很好。

小虫子对龙小三很好很好。

有一次,龙小三闯祸了。

他偷走了祭赛国金光寺上的圣舍利。

老龙王大怒。

小虫子却说,草民命贱,愿代三太子受过。

老龙王点了点头。

龙小三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小虫子,你走了我要怎么办?

小虫子笑得有些苦涩,他说

三少爷,莫要再任性了。小虫子不在,没有人会再替你善后了。



小虫子走了,去了一个叫碧波潭的地方。

据说那里有一个美貌的龙女公主。

对!小虫子竟然见色忘友..........


龙小三很难过,心像被揪住一样疼。

老龙王说,也好,九头虫从来就没有好好地生活过。

龙小三抬头。

老龙王摸了摸龙小三的脑袋说,

傻孩子,你们都是傻孩子......


一阵风吹过,吹得我鼻子痒痒的。

看到我身子抖了抖,那个死娘腔的和尚居然又俯下身来安慰我!

你个死娘腔!

小心我踹你下来!



后来的后来,龙小三又闯祸了。

因为嘴谗

把一只白马吃掉了

其实吃掉一只马真的没什么

我娘说乱吃东西会拉肚子。

我深吸一口气

恩,肚子不痛。


可是...可是...

都是那个死和尚!

居然...居然...

要我赔他一匹马!

你个小心眼!

连我龙三太子也敢诈骗!


明明一只瘦巴的马而已。

也不会特别的好吃。

小心眼就是小心眼!

和小虫子一样小心眼!

小虫子........


你知道我想你了吗?

小虫子,碧波潭的水会不会比东海澄?

碧波潭的天会不会比东海蔚蓝?

如果不是

那么,小虫子.....

你为什么不回来?

我每次都对着那块大大的礁石喊你

小虫子......

龙小三非常非常的想你

小虫子..........

是不是那个万圣公主太美丽?

小虫子......

你为什么不舍得回来?


东海,一步步地远了

渐渐地小时在我的视野中


死秃驴!

你说,我走了。小虫子回来找不到我怎么办?

怎么办?

小虫子.....


没有什么人比龙三台子还要豁达

自从变成一只马后。我啃青草睡地板。没有什么不好的

哎呦!

第三十只虱子了!

那天,那个死娘腔的和尚伙同那只猴精拐带龙口。

观音以为我会拒绝

哼哼,小瞧我不是!

我可是堂堂的三太子!

不就是做一匹马么?

谁不会...

其实,我挣扎过

观音只在我耳边说了六个字

祭赛国,碧波潭


小虫子,你不回来。

龙小三就去找你

只要你不要不记得我

小虫子.....


西天长路漫漫,我同一伙死和尚上路,真是折磨龙!

最讨厌的就是哪个死娘腔。

变态!变态!

自从路过碧波潭就开始不正常

居然还在我的背上哭了

你个死娘腔!

你知道一匹马洗澡有多难吗?

喂!喂!

不要把鼻涕也擦到我身上啊!、


小虫子......

其实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你说得对

人都要长大


小虫子,无论是走路走得蹄子磨出了血泡

还是风吹日晒,喝污水吃青草

龙小三都没有哭、

真的,不骗你的

小虫子......


小虫子,当你把万圣公主搂在怀里的时候

龙小三真的很想哭

但是,小虫子,我答应过你

龙小萨那要长大,要坚强

你问我,西天取经苦不苦?

我心里酸酸的,差点又要哭

却学会伪装自己,笑得云淡风轻和不在乎

小虫子......

西天的路再苦也比不上每晚想你的苦

小虫子....

你真的回不来了......


祭赛国,金光寺,圣舍利

我笑当初轻狂年少

我恨当初不识地厚天高

小虫子....

是我亲手将你推出了门外

是我的任性造成了今天的后果

小虫子....

只要你幸福



忽然,有一粒沙吹进了我的眼里

我的眼睛干干的,连一滴泪都没有

小虫子....

你看我都不哭


那个死娘腔居然越哭越厉害

干脆趴在我的背上不动了

死变态

悟空看了看我,脸上沉了几分

八戒张了张口,轻浮的脸上却笼上一层郁色

沙僧则是依旧站着不动,一块没有感情的大木头


小虫子....

你别想骗我

我知道你不想让我找到你

就像我们小时候玩的捉迷藏一样


小虫子......

哪个被悟空拎着的脑袋并不是你的,对不对

你又跟我玩这种

真调皮


小虫子......

你看金光寺不是又有光彩了吗?

小虫子...你没有死,对不对?

小虫子...

东海回不去了

没有了面壁思过的礁石。只有垂垂苍老的父王

小虫子...

其实东海的天不够蔚蓝,水也不够澄

还有一个整天任性闯祸的龙小三


只是........

小虫子....

我想你

很想很想

你回来好不好

小虫子....


祭赛国。金光寺。

圣舍利被盗已有年余。

而后,碧波潭万圣龙王的女婿九头虫被杀祭于塔下。

圣僧慈悲为怀,当众落泪


从前,有一个龙小三和小虫子

他们曾说过要一起看尽东海潮涨夕落,看尽沧海桑田


东海,愈走愈远............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EDIT  |  02:21 |  一切皆是浮云  | TB(0)  | CM(0) | Top↑

Comment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編集・削除するのに必要
非公開  管理者だけにコメントを表示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